广州有一群少年“机动战士”在世界舞台上完成了一场“逆袭夺冠”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tsjzp.com/,加的斯

金羊网讯 记者 孙磊 何伟杰摄影报道:伴随着“中国—广州”的欢呼声响遍整个赛场,3月17日,一支名为“6386”的广州战队夺得了2019FRC工业级机器人世界锦标赛南太平洋悉尼赛区选拔赛冠军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支队伍其实是由省实、华附、二中等广州十多所知名中小学的学生所组成。从懵懂少年到世界冠军,他们走过了什么样的路?近日,记者走近这群少年“机动战士”,揭秘他们不为人知的机器人故事。

不少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。它的英文全称是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,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青少年机器人赛事之一。每年,全世界13-18岁最会造机器人的孩子将会在这里聚集,他们按照地域组队,每队制作出一个重约120磅的机器人,通过操控机器人在赛场上相互比拼,决出胜负。

广州就有那么一群少年“机动战士”。队员们来自省实、华附、广州市二中、中大附中、广大附中、广州中学、广州市6中、广州市7中、广州市113中学、华南理工附属实验学校、广州美国人国际学校、贝赛斯国际学校、耀华国际学校等广州各中学,是中国最早的15支FRC机器人团队之一,于2014年6月组建。

虽然只有短短5年时间,但这支队伍凭借着优异的战绩逐渐崭露头角,2014FRC全国赛冠军、2015亚军、2018年参加世锦赛获得中国区选拔赛4强成绩…经过不懈努力,这支广州队最终在3月15日-3月17日站上了2019FRC工业级机器人世界锦标赛悉尼赛区选拔赛的赛场上。

在队员们看来,比赛堪称“逆袭之战”。因为一开始,广州队以资格赛第13名不算出彩的成绩进入决赛圈,决赛阶段所在的第7联盟队通常被视为弱队,历来鲜有打进最后冠亚军决赛的先例。

“比赛打得格外艰难。”队长彭越回忆了当时比赛的状况,他们在资格赛排名较低的情况下,又先后在1/4、1/2淘汰赛、冠亚军赛中遭遇先输一局的被动情形,因为比赛越到后面留给机器人维修的时间就越短。“这样一来我们要比别的队多打好几次比赛,对队员的心理成熟能力以及机器人的运行状况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”

为了给孩子们助威,不少家长也随同远赴悉尼当起了“啦啦队”。队员李昕桐的妈妈告诉记者,孩子们说不紧张是假的,在8进4淘汰赛中,遇到世界强队4613,“开局我们这边就输了,然后机器人的钢丝也坏了,现场只有5分钟的抢修时间。最后队员是一直跪在地上争分夺秒完成检修。”

最终,广州队在1/4、1/2以及决赛三场赛事中都是以先失一局的不利情况下完成逆转,最终为广州和祖国赢得了冠军奖杯,获得了代表中国队晋级2019FRC世锦赛世界总决赛的资格。“整体来说,我们这次主要是配合战打得好,论单个的实力绝对不是其他欧美强队的对手。”导师王义林形容他们这次夺冠就是“小米加步枪赢了飞机大炮”。

广州队夺冠的背后,离不开一系列“魔鬼式”训练。“我们此次参加比赛的队伍共22人,主要分为三组:机械组、程序组和外交组。加的斯”6386队中集多项任务于一身的郭鑫俊告诉记者,队伍里面年龄最小的是正在读五年级的王赫,最大的肖宗泽17岁,在悉尼读高中。

“我们围绕比赛主题去搜集资料、编程、设计图纸、组装机器人,让其在赛场完成投球、贴板等既定任务。”队长彭越告诉记者,他们设计的机器人并不是人们最熟悉的人形机器人,“一个机械臂就可以说是一个机器人了,重要的是功能,而不是外形。”
组装机器人的零件可以自行购买或者亲自动手制作,“最好的训练就是扫地、整理零件。”队员们哄堂大笑。负责后勤的郭鑫俊每次都像强迫症一样,把成百上千的零件仔细分类放好,“不然比赛的时候拿错一个或者拿慢一点都会耽误比赛。”

队员们在现场向记者展示了他们亲自设计组装的火箭和运输船,“虽然做工粗糙了点,但是很实用,组装好的机器人先行一步,已经打包飞往美国。”

“比赛培养了我们的动手能力、责任心以及沟通交流、团队合作精神。”作为程序组的组长,宋益善不仅要负责程序的编写,还要学习英语、3D模型制作、图像识别等,“做好图像识别机器人可以更高效地完成任务,有的功能我们之前是没有用的,所以需要我们自己去摸索去学习。”几个小伙伴围在电脑前一起寻找较为合适的摄像头。

英语的学习也是一个挑战,“开始很多小伙伴只能中英文夹杂,May I borrow your螺丝?”宋益善说完队员集体哈哈大笑,但逐渐他们不仅能与外国队伍顺畅沟通,很多专业术语也会提前攻克。

在非赛季时间,每周日的上午,队员们会来训练基地集中学习制图、编程、设计等课程,还会进行一些机械、电路的学习实践,暑假寒假期间每天都会参加训练。赛季时间正常上课,每天下午或者晚上会进行训练。

“但是无论是赛季还是非赛季,我们该完成的作业一点都不能少,出国比赛我们也要把作业都带着。”五年级的王赫是外交组的成员,他笑着告诉记者,带过去的作业厚厚一沓码在桌子上都有好高。

除了参加比赛,小小年纪的王赫同时参加了很多其他课外培训班,有乐团、乐器、舞蹈等,“我并不排斥家人给我报班,个人时间确实自由,但是不合理安排会轻易浪费。”

在问及比赛是否会耽误学习的时候,今年初一的邵宇君笑着说:“我在班级排前三。”原来6386队的成员大多来自广州名校,“说真的,成绩不太好的可能都没法玩这个。”

也有因为学习原因没有参加比赛甚至退出的学生。今年初二的罗祎旻表示,玩机器人跟家人之间没有冲突,但是妈妈跟我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博弈:要学习还是要比赛?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认真学习。

有的家长则非常支持孩子参加比赛,甚至国外比赛也全程跟着。“其实一开始训练我也会跟着,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孩子,我怕她融不进去。”李昕桐的妈妈表示,此次跟去国外观看比赛触动太大了,有很多东西都是上课无法学到的,“开阔了眼界,看到了我们自身的努力,也看到了国内外孩子的差距。”

看到了孩子们夺冠,这支队伍的发起人卢日升感慨万千。一路走来,他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不易。

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的卢日升一直对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有着一份执着。5年前,美国带队前来中国广州宣传FRC机器人大赛。卢日升听完后燃起了年轻时的梦想,决定组建一支属于中国广州的工业级机器人比赛队伍。

“一开始非常困难,一没人二没资金。”卢日升告诉记者,由于国内学生当时对该赛事了解很少,队伍成员的招募全靠他一个一个去寻找,“一方面是挑选玩乐高游戏,对机器人有一定了解并感兴趣的孩子培养,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去广州各大中学进行宣讲,让老师和学生深入了解这个比赛。”卢日升说,“2014年组队的时候只有4个队员,玩这个成本很高,比赛的费用基本是学生家长承担,一年下来接近十万,赞助商所出的钱只够一个注册费。

随着国内外对赛事的宣传,了解的人渐渐多了,队伍也慢慢壮大了,“我们一路走来基本是单打独斗自力更生,走得很艰辛但也坚持下来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最多的时候,广州一共有三支队伍,但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他们了。

但卢日升坚信,随着工业4.0和AI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,最终坚持下来的孩子,以后将会前途无量。据了解,FRC所有参赛队员每年均可获得申请总额约6000万美元奖学金的机会,美国麻省理工大学、斯坦福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加拿大多伦多、英国帝国理工大学、澳洲悉尼大学、新南威尔士大学等都会给予奖学金优先录取FRC学生。值得一提的是,FRC不仅是一场高水平的机器人设计对决竞赛,也是各大世界名校、名企寻找人才的地方。麻省理工学院、耶鲁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;高通公司、波音、微软;他们都会到比赛现场来寻找满意的学生和员工。

金羊网讯 记者 孙磊 何伟杰摄影报道:伴随着“中国—广州”的欢呼声响遍整个赛场,3月17日,一支名为“6386”的广州战队夺得了2019FRC工业级机器人世界锦标赛南太平洋悉尼赛区选拔赛冠军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支队伍其实是由省实、华附、二中等广州十多所知名中小学的学生所组成。从懵懂少年到世界冠军,他们走过了什么样的路?近日,记者走近这群少年“机动战士”,揭秘他们不为人知的机器人故事。

不少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。它的英文全称是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,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青少年机器人赛事之一。每年,全世界13-18岁最会造机器人的孩子将会在这里聚集,他们按照地域组队,每队制作出一个重约120磅的机器人,通过操控机器人在赛场上相互比拼,决出胜负。

广州就有那么一群少年“机动战士”。队员们来自省实、华附、广州市二中、中大附中、广大附中、广州中学、广州市6中、广州市7中、广州市113中学、华南理工附属实验学校、广州美国人国际学校、贝赛斯国际学校、耀华国际学校等广州各中学,是中国最早的15支FRC机器人团队之一,于2014年6月组建。

虽然只有短短5年时间,但这支队伍凭借着优异的战绩逐渐崭露头角,2014FRC全国赛冠军、2015亚军、2018年参加世锦赛获得中国区选拔赛4强成绩…经过不懈努力,这支广州队最终在3月15日-3月17日站上了2019FRC工业级机器人世界锦标赛悉尼赛区选拔赛的赛场上。

在队员们看来,比赛堪称“逆袭之战”。因为一开始,广州队以资格赛第13名不算出彩的成绩进入决赛圈,决赛阶段所在的第7联盟队通常被视为弱队,历来鲜有打进最后冠亚军决赛的先例。

“比赛打得格外艰难。”队长彭越回忆了当时比赛的状况,他们在资格赛排名较低的情况下,又先后在1/4、1/2淘汰赛、冠亚军赛中遭遇先输一局的被动情形,因为比赛越到后面留给机器人维修的时间就越短。“这样一来我们要比别的队多打好几次比赛,对队员的心理成熟能力以及机器人的运行状况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”

为了给孩子们助威,不少家长也随同远赴悉尼当起了“啦啦队”。队员李昕桐的妈妈告诉记者,孩子们说不紧张是假的,在8进4淘汰赛中,遇到世界强队4613,“开局我们这边就输了,然后机器人的钢丝也坏了,现场只有5分钟的抢修时间。最后队员是一直跪在地上争分夺秒完成检修。”

最终,广州队在1/4、1/2以及决赛三场赛事中都是以先失一局的不利情况下完成逆转,最终为广州和祖国赢得了冠军奖杯,获得了代表中国队晋级2019FRC世锦赛世界总决赛的资格。“整体来说,我们这次主要是配合战打得好,论单个的实力绝对不是其他欧美强队的对手。”导师王义林形容他们这次夺冠就是“小米加步枪赢了飞机大炮”。

广州队夺冠的背后,离不开一系列“魔鬼式”训练。“我们此次参加比赛的队伍共22人,主要分为三组:机械组、程序组和外交组。”6386队中集多项任务于一身的郭鑫俊告诉记者,队伍里面年龄最小的是正在读五年级的王赫,最大的肖宗泽17岁,在悉尼读高中。

“我们围绕比赛主题去搜集资料、编程、设计图纸、组装机器人,让其在赛场完成投球、贴板等既定任务。”队长彭越告诉记者,他们设计的机器人并不是人们最熟悉的人形机器人,“一个机械臂就可以说是一个机器人了,重要的是功能,而不是外形。”
组装机器人的零件可以自行购买或者亲自动手制作,“最好的训练就是扫地、整理零件。”队员们哄堂大笑。负责后勤的郭鑫俊每次都像强迫症一样,把成百上千的零件仔细分类放好,“不然比赛的时候拿错一个或者拿慢一点都会耽误比赛。”

队员们在现场向记者展示了他们亲自设计组装的火箭和运输船,“虽然做工粗糙了点,但是很实用,组装好的机器人先行一步,已经打包飞往美国。”

“比赛培养了我们的动手能力、责任心以及沟通交流、团队合作精神。”作为程序组的组长,宋益善不仅要负责程序的编写,还要学习英语、3D模型制作、图像识别等,“做好图像识别机器人可以更高效地完成任务,有的功能我们之前是没有用的,所以需要我们自己去摸索去学习。”几个小伙伴围在电脑前一起寻找较为合适的摄像头。

英语的学习也是一个挑战,“开始很多小伙伴只能中英文夹杂,May I borrow your螺丝?”宋益善说完队员集体哈哈大笑,但逐渐他们不仅能与外国队伍顺畅沟通,很多专业术语也会提前攻克。

在非赛季时间,每周日的上午,队员们会来训练基地集中学习制图、编程、设计等课程,还会进行一些机械、电路的学习实践,暑假寒假期间每天都会参加训练。赛季时间正常上课,每天下午或者晚上会进行训练。

“但是无论是赛季还是非赛季,我们该完成的作业一点都不能少,出国比赛我们也要把作业都带着。”五年级的王赫是外交组的成员,他笑着告诉记者,带过去的作业厚厚一沓码在桌子上都有好高。

除了参加比赛,小小年纪的王赫同时参加了很多其他课外培训班,有乐团、乐器、舞蹈等,“我并不排斥家人给我报班,个人时间确实自由,但是不合理安排会轻易浪费。”

在问及比赛是否会耽误学习的时候,今年初一的邵宇君笑着说:“我在班级排前三。”原来6386队的成员大多来自广州名校,“说真的,成绩不太好的可能都没法玩这个。”

也有因为学习原因没有参加比赛甚至退出的学生。今年初二的罗祎旻表示,玩机器人跟家人之间没有冲突,但是妈妈跟我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博弈:要学习还是要比赛?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认真学习。

有的家长则非常支持孩子参加比赛,甚至国外比赛也全程跟着。“其实一开始训练我也会跟着,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孩子,我怕她融不进去。”李昕桐的妈妈表示,此次跟去国外观看比赛触动太大了,有很多东西都是上课无法学到的,“开阔了眼界,看到了我们自身的努力,也看到了国内外孩子的差距。”

看到了孩子们夺冠,这支队伍的发起人卢日升感慨万千。一路走来,他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不易。

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的卢日升一直对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有着一份执着。5年前,美国带队前来中国广州宣传FRC机器人大赛。卢日升听完后燃起了年轻时的梦想,决定组建一支属于中国广州的工业级机器人比赛队伍。

“一开始非常困难,一没人二没资金。”卢日升告诉记者,由于国内学生当时对该赛事了解很少,队伍成员的招募全靠他一个一个去寻找,“一方面是挑选玩乐高游戏,对机器人有一定了解并感兴趣的孩子培养,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去广州各大中学进行宣讲,让老师和学生深入了解这个比赛。”卢日升说,“2014年组队的时候只有4个队员,玩这个成本很高,比赛的费用基本是学生家长承担,一年下来接近十万,赞助商所出的钱只够一个注册费。

随着国内外对赛事的宣传,了解的人渐渐多了,队伍也慢慢壮大了,“我们一路走来基本是单打独斗自力更生,走得很艰辛但也坚持下来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最多的时候,广州一共有三支队伍,但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他们了。

但卢日升坚信,随着工业4.0和AI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,最终坚持下来的孩子,以后将会前途无量。据了解,FRC所有参赛队员每年均可获得申请总额约6000万美元奖学金的机会,美国麻省理工大学、斯坦福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加拿大多伦多、英国帝国理工大学、澳洲悉尼大学、新南威尔士大学等都会给予奖学金优先录取FRC学生。值得一提的是,FRC不仅是一场高水平的机器人设计对决竞赛,也是各大世界名校、名企寻找人才的地方。麻省理工学院、耶鲁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;高通公司、波音、微软;他们都会到比赛现场来寻找满意的学生和员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